阿九

这里是一只小透明

瞎掰

       现在是凌晨两点十六,我周围特别安静,难得。突然想说些什么。

       知道我这号,且唯一认识我本人的那位,先谢谢你。你让我知道有些东西不必一人承担所有,偶尔泄露一点,或许不是坏事。

       我有很多喜欢的人,他们都很美好。或许只是芸芸众生中的一点,对于我来说就是湖底最美的那块宝石,值得我反反复复去看。其实我特别容易看到别人的美,我常常会惊异于某个角度下的某个人,我觉得他那时候的样子,像是明暗交织处的蝴蝶翅膀,一碰就会碎,翩翩欲飞。所以我只好躲在远处,悄悄观望,小心自己惊出声。我并不爱和别人分享这些惊艳,一个是因为,他们多半感觉和我不太一样。还有一个是因为不想别人看到。

       感受到美好,自然也会感受到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。我常常委屈,凭什么我努力做到的,他们轻易忽视,甚至为了衬托自己还踩我一脚。于是我感到自卑,我明白那些抱有恶意的人,看不惯我实力不够却得到不少。我知道如果自己再强大一点,就能堵上那些人的嘴。我也有不少机会可以戳破气球,那个装满了我的和坏人的虚伪和善的气球。大多数情况下,我选择再往里面充气,而不是一了百了,说到底还是怂了。

       我逼自己变优秀,就是为了让这些喜欢我,和那些厌恶我的人,都看到我的耀眼光芒。  

       我周围也有很多喜欢我的人,我很珍惜他们。但是我不太能弄清楚,他们喜欢的到底是不是我这个人。我怀疑,他们中的一部分只是喜欢我优秀的地方;我也怀疑还有一部分,可能只沉溺于对于我的幻想。而我总是被这类喜欢束缚住,他们的喜欢交织成一条光滑的丝带,绕我一周打个蝴蝶结,光鲜亮丽,从容优雅。

       因为种种原因,我清楚我已经变成了我小时候最讨厌的人。想想很无奈,拼了命的变好,结果长成这样。他们夸我情商高,我一边享受着这顶高帽,一边假惺惺地说,自己讨厌这种圆滑世故的人。噫,可怜又可笑的小丑都是这个样子的。

        呵,我心中分辨黑白,但做事总在灰色地带。